悠一

户崎优死了…

看漫画了……简直心碎。

我居然顶风作案

发一辆三轮车看看  如果不翻车就继续上色。


嘻嘻嘻 

啊对了 🔞

扁鹊在召唤师峡谷日复一日的做着上战场厮杀的工作,赚取生活的费用,今天也不例外。

“我来抓人了”队友兰陵王发完了信号,隐身闪进中路草丛,扁鹊杀完最后一个小兵也埋伏在同一块草丛里。

兰陵王抱着胳膊目不转睛的盯着中路,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:“听说了吗,峡谷今天来了新英雄。”

“没有。”来了这些天,认识的人只有白起一个,那小子还只会屁颠屁颠跟在嬴政后面跑。朋友更是没有,所以扁鹊平时一直是独来独往、沉默寡言。

兰陵王似乎没有被扁鹊冷淡的态度影响到,脸上还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红晕,(他皮肤原先有露脸)看的扁鹊一阵恶寒。“没听说过也正常,毕竟不是谁都跟我家花花一样消息灵通的……”

冷不丁吃了一口狗粮,扁鹊掩盖在围巾下的嘴不着痕迹的往下撇了撇。

“闭嘴吧,对面法师过来了,上。”


一局结束,扁鹊第一个离开了战场,往家里走。“嗨,这位很可爱的小火汁。”他低着头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,可爱…可爱的小火…火汁?一定不是在叫我,继续走。

“别走!那个杀马特挑染穿着很暴露的漂亮小火汁!”

从没有人如此挑战过这位怪医的忍耐极限,如果他有位移技能的话,这位口无遮拦嘴巴又欠的新英雄下一秒就会被毒死当场。

“你到底想干嘛。”心中波涛暗汹,脸上毫无波澜,扁鹊抬起头打量那个坐在挺高一块岩石上面的不知名人物,穿的严严实实,说话奇奇怪怪,是个怪人。

怪人笑的那叫一个灿烂:“别害怕,我不是坏人,就是问个路。召唤师峡谷怎么走?”

扁鹊腹诽:说自己不是坏人八成就是。

于是抬手就指了个错误的方向。

对方笑着从身旁摸出一个长着鲨鱼牙的绿豆芽,“谢啦。看你这么可爱又善良,这个东西送给你。小心,会咬人哦。”

“好丑,不喜欢

……我送你到峡谷吧。”说着又把围巾往上扯了扯。

他从岩石上一跃而下,“哇那太好了。”顺手就把绿豆芽塞到扁鹊包里,“拿出来的时候捏着它的脖子或者叶子下面就咬不到了。

哎?怎么这个方向,不是说是那边吗?”


笑死我了 这个叫終子期的沙雕 我现在就要给你爹妈送終啊 你贱不贱啊 ky不得house啊 祝你暴毙。

“啊等一下…扁鹊爸爸,这种小喽啰就交给我吧。”